[]

月光照耀在黑色的军帐下,两处的篝火闪烁光芒,为黑夜增加一丝色彩。

阳翟大营辕门外

守门将军卞庄身穿戎甲,腰配战刀,手持着宣花斧,身后跟着数百名士兵把守辕门,时刻提防王翦出城偷袭军营。

小道上,莹莹灯火闪动,秦国六首范睢率领车马来到韩军大帐,里面装的都是金银珠宝,好酒佳酿,这一出现就引起了卞庄的注意,当即怒喝:“来者何人,军营重地,不得靠近,在不离去,就地格杀!”

卞庄边喊边持斧向前,麾下的士兵也拉起来一级警戒,利剑出鞘,长弓上箭,只要发现不对劲,当即招呼众人,将这支人马就地格杀。

“将军息怒!吾乃秦国使者,此次为和谈而来,将面见韩王!将军息怒啊!”范睢两腿有些发软,看着卞庄那寒光凌厉的大斧头,心中顿时没了底气。

“哦!你乃何人!”卞庄子并未轻信此人,神色渐冷,右手情不自禁的按住腰间的佩剑。

“吾乃秦国六首范睢,吾身后二人乃是王玉、王溥二位大人!”范睢一脸憨厚的笑容,但配上那奸逆的表情,实在是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善意。

卞庄仔细打量三人,范睢身穿灰色外衣,头戴发冠,身长不过七尺,脸上笑吟吟的,但那双眼睛却是愈发的不善,整个人宛若一个身处暗处的小人。

而身后的王玉,一脸刚直之态,身穿衣甲,腰配宝剑,八字须络腮胡,神色刚毅,身长八尺,双目宛若铜铃,带着头盔,一脸的武将气息。

王溥与之相比较,却是瘦弱了些,一副文人墨客的模样,双眼露出胆怯的神色,像是从未见过这般的场面。

卞庄看向三人,当即挥手道:“搜查三人的衣服,其他人全部拿下,没有我的命令,不得擅自放开!“

“诺!”两边的士兵皆是未违抗卞庄的兵马,纷纷上前,范睢和王溥两人积极配合,但王玉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连腰间的宝剑都被卸掉了,怒目圆睁的盯着眼前的士兵,恨不得将他暴打一顿,但这名士兵也不怂,底气十足,推了他一把,便是拿着宝剑回去,王玉气的要动手,范睢连连阻拦,暗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冲动。

“哼!”王玉不忿的哼了一口冷气,老老实实的站在范睢身后,一脸不爽。

主帐内

军中所有上将都聚集在此处,开始商讨如何拿下阳翟,王翦竟然选择拿韩国旧都为决战点,这无疑是挑战韩毅的底线。

所以!这场仗必须拿下来,也必须快速的打完。

“禀告大王!秦国使者范睢在辕门外,想觐见大王!”庞万春进入大殿拱手开言,顿时殿内的众多武将燃起了不少的怒火。

“哦!”韩毅手中拿着毛笔四下的转动,眼中多了一丝狐疑和玩弄,笑呵呵的看着众人道:“各位爱卿!你们以为孤是见还是不见!”

“哈哈哈哈!见不见都无所谓!反正这一次王翦是在劫难逃了!”程咬金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,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。

“此人还是要见的,看看秦国要说什么!”吴起此刻也是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
韩毅掐着自己的胡须,嘴角微微上扬,嘴中满是玩味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……见吧!”

“诺!”庞万春点头应允,半柱香的功夫,便是见到范睢带着王玉、王溥二人来到殿内。

“外臣范睢,拜见韩王!祝韩王寿与天齐!”范睢一副巧嘴舌灿莲花,说的全是恭维的话。

王玉和显得十分不屑,手里捧着王令,连动身的意思都没有,王溥想要行礼,但仔细的想了想,这才僵硬的弯下身子。

韩毅漫不经心的拔出毛笔上的余毛,余光撇了一眼王玉和王溥,似是随意发问道:“后面二位叫什么名字啊!”

“富平王玉!”王玉刚正不惧,正视韩毅,这让殿内的众人对这个王玉有了些别样的阳光。

“富平王溥!”王溥声音有些颤弱,没有什么底气,被韩毅发问,肾上腺素极限飙升,面红耳赤,后背出现冷汗,宛若坠雨。

“啧啧!”韩毅啧啧两声,将毛笔放下,虎目盯着范睢道:“范大人!说说你的来意吧”

韩毅对范睢还是有一定了解的,他身上的勋章有很多,比如政治家、纵横家、谋略家、战略家、外交家,他最为出名的政治手段就是离间赵王,让他换下廉颇,促成了长平之战,可以说他不弱于张仪,甚至比张仪还要危险,而韩毅也动了杀念,这种人才,不为自己所用,那就只能将其诛杀。

“外臣此来,是希望韩王放了我大秦二十七万兵马,我秦国愿意割让梁国之地,以赔付韩王在此战的损失,并交纳三十万石粮草!”范睢笑眯眯的说着,似乎在他看来,这是一笔不错的买卖。

“哦!”韩毅微微错愕,假装双眼放光,环视周边的众位将士,哈哈大笑道:”各位爱卿!这似乎是一笔不错的买卖啊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大帐内有人哄笑,有人眼中露出鄙夷之色,甚至于岳飞刚直觐见道:“大王!年年征战,死伤无数,万万不能轻易的放过王翦啊!”

“嗯!”韩毅笑吟吟的看向范睢,随意把玩手中的玉蝉,虎目盯着范睢道:“范大人,你听到了,此战死亡的百姓,将士,可是不少!你秦国没有一点表示吗?”

“哈哈!”范睢干笑两声,对着韩毅拱手道:“这样吧,我国愿再出二十万石粮草,为韩王抚平百姓,并年年向韩王交纳三成的赋税,用以平息百姓,我国还愿奉韩王为宗主国,年年纳贡!”

“哦!”韩毅错愕,随后眼中杀意弥漫,道:“秦王可真是大手笔吗,但仅仅凭借这些!”韩毅说到这里,双目盯着范睢,质问道:”你觉得够吗?”

“韩王想要如何?”范睢讪讪一笑,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说的就是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