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投靠他们的汉子,就被南昌政务厅的人保护起来。

景思维也在他口中获得了大量的机密,比如他们所使用的仓库,以及会乘坐哪一艘船将铁轨运出去。

密密麻麻的一页报告。

送到了余崇文手中,他不由得咬牙切齿道:“花了这么长时间,终于把你们找到了!”

他可要被这些盗贼郁闷坏了。

毕竟钢轨可是战略设施,老是被人破坏,自己在军部压力也就会陡然增加。

“把所有的兵都派过去!我就不信找不到他们。”余崇文直接拍板。

这时候,景思维摇了摇头。

“此做法有点鲁莽,最怕营内有人通风报信。”

“你觉得咱们营中有奸细?”

“不,只是以防万一,毕竟机会只有一次,若让他们给逃了,下次要找到他们,恐怕会非常困难。”

景思维经手过许多案子。

所以他还是按照本能出发。

陆百里也在一旁颔首,“他说得有理,切勿打草惊蛇。”

于是他们继续密谋了一番。

军营里拉出了500人,保卫团也拉出了200人,组合成一个混合编队。

对外宣称只是普通常规的拉练。

而知道此事情只有几个将领,其他的士兵都是一脸茫然,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。

……

张木在一处偏僻的客栈内。

这时一名汉子慢悠悠走了过来,在他的身旁边站住了,之后细声耳语:

“能杀的我们都已经杀了,不过还是有几个漏网之鱼。”

张木眉头微挑。

“找不到他们吗?”

那汉子摇了摇头,露出一副无奈的神色:“已经找了许久,却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,连他们家人也不知道他们行踪。”

就在这时。

突然听到外面响亮的脚步声。

那汉子不由地紧张起来:“难道他们已经发现了咱们?”

张木头上也同样析出汗水,寒毛倒竖,考虑该怎么逃跑的时候。

只见街道上的士兵,只是路过,没有撇他们一眼。

顿时两人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去查看他们做什么?”张木微微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背上也凉透了。

那汉子点头应是,便出了客栈。

又过了一炷香。

从外面回来了:“听说这些人在拉练,应该用于震慑帮会,看来他们还没有发现咱们。”

“未必,先离开吧。”

张木依旧觉得心里不安。

于是他付了十几个铜板,就离开了客栈。

而在远处。

正有人秘密地蹲点。

景思维将望远镜拿给旁边的告密者,“你看看是不是他?”

那人接过之后,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:“对对对,就是他没错!”

景思维边缓缓地站起身来,指使旁边几个复华社的成员,“把他跟紧,别弄丢了。”

随后好几人,乔装打扮。

一副普通路人的模样,慢悠悠地跟着过去。

而张木依旧心神不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