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花几步就跨出了屋子,这几年一切都顺利。梅花以为万事都不需要再求人了,手里有花不完的钱,两个儿子都是大学生,两个小的就算不争气,当猪养她也养得起。

却没想到,最让人放心的老大却出了事,这期间她也找过一些人去打听儿子的情况。但是却发现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连个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。

到这个时候她才明白,自己所有的一切原来都是儿子给的。一旦没有了叶雨泽,这个家全都乱了。

北疆那边她没有打电话,那边摊子铺的太大了。她怕一旦电话打过去,那边有什么变故。这两天她已经接到了杨革勇一个电话,孙兰玉一个电话,还有玛莎的电话。她都没有说实话。这些关系一旦没有了儿子,她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?

但是孙正直今天来,她的心一下子就踏实了许多。倒不是彼此有什么交情,而是身份,孙正直敢来,对梅花就是一种安慰。

孙正直握住跑过来的梅花的手,有些歉意的说道:“梅花同志,这两天有些忙,来晚了。对不起啊!”

梅花摇着头:“孙书记,没事,我就想看看儿子可以吗?”

孙正直想了一下点点头:“好,我陪你去看儿子。”

梅花二话没说,拢了一下头发就跟着孙正直上了车。车到了医院,梅花才想起来什么都没有给儿子带。孙正直摆摆手:“你放心,他在这里什么都不会缺。”

到了病房门口,两个警察拦住不让进,不耐烦的对梅花呵斥:“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?说了不让你再来了怎么还来?你儿子现在是罪犯知道不?”

梅花一下子也急眼了,红着眼睛争辩道:“你才是罪犯,我儿子是个医学院的大学生,你凭啥说他是罪犯?”

那个警察也急了眼,站起来就往下解腰间的手铐:“你诽谤公安人员,我要带你回局里审讯!”

孙正直本来还在一边冷眼观察,这时候实在忍不住了,对刘建国说道:“你给公安局刘局长打个电话,问问谁给叶雨泽定的罪?”

孙正直的话说的那个警察一愣,知道这人身份一定不简单了。连忙松开正在解手铐的手。

刘建国在医院找了个电话打了过去,刘局长很快就赶了过来。看门的警察并不是刑警队的人,而是附近派出所协助办案人员。孙正直指着梅花跟刘局长介绍道:

“这是咱们省著名的企业家,她一个厂基本完成咱们市的全部外汇指标。省领导都非常关注的人,我问你,里面这个叶雨泽是罪犯吗?”

刘局长冷汗一下子流了出来,对于叶雨泽的身份他开始调查的不怎么仔细。只知道他是个大学生,学院领导比较重视。

不过目前来看,叶雨泽跟这个案子脱不了干系。但是在没有审讯之前,说他是罪犯这也不准确。不过为了保险,不让他见外人,也算是比较恰当的处置方式。

孙正直的话,让他明白了肯定是这两个值班干警说了不合适的话让书记不高兴了。连忙解释:“孙书记,是我工作没做好,我检讨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