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陈庆几乎都是夜行,就是为了避开金兵的游哨骑兵,但不管他怎么小心,该来的还是会来。

陈庆冷静地望着由远而近的游哨骑兵队,当即下令道:“刘璀将军率本部包围他们,尽量抓活的,但一个也不能放走!”

“遵令!”

刘璀行一礼,调转马头领兵去了。

月光下,陈庆依稀看清楚了,这队游哨骑兵似乎不是女真人,而是汉人协从军,但不管是谁,对自己都是一种巨大威胁。

完颜兀术对大营的防御极为严格,他将大营五十里内划为核心防御区,要求游哨骑兵昼夜巡逻,每一个死角都要巡逻到。

陈庆遭遇的这支游哨骑兵正是负责巡逻渭河边的金兵协从军,他们已经发现了废弃大营这边有动静,正急急赶来查看。

协从军骑兵刚刚靠近废弃大营,忽然从山坡两边各杀出一支骑兵,速度极快,数十支箭矢向他们射来,奔在前面的几名骑兵巡哨惨叫着中箭落马,其余骑兵吓得魂飞魄散,掉头便逃。

但已经来不及了,他们前后左右都已经被包围,为首大将厉声大喝,“再不投降,一个也活不成!”

剩下的二十几名骑兵纷纷下马,丢掉兵器跪地投降。

不多时,为首协从军都头被揪到陈庆面前,都头跪下求饶,“将军饶命啊!我们都是为了混口饭吃,绝不是真心为女真人卖命。”

“你们是谁的部下?”

“我们是统领李农的部下。”

陈庆觉得不对,又问道:“李农不是统制吗?怎么变成了统领?”

“回禀将军,完颜兀术怀疑我家将军通宋,但也没有证据,就把他降职为统领,原本是第二军,现在改为第十三军,成为最末尾一军,负责外围巡哨。”

陈庆心中一动,是不是因为自己把头盔染蓝,冒充李农的第二军,所以才导致他背上通宋的嫌疑?

陈庆又打量一下眼前都头,见他头盔不是蓝色的,便问道:“李农军队的头盔不应该是蓝色的吗?”

都头苦笑一声,“原本是蓝色的,他被降职后,一怒之下便把蓝色全部去掉,现在没有蓝色头盔了。”

陈庆点了点头,“我再问你,游哨骑兵巡逻有什么规律?”

“回禀将军,白天必须时刻巡逻,夜里巡逻三次,一更、三更和五更,来固定的巡逻点看一看,卑职就负责旧大营这一块,前面还有两支沿河巡逻队,只要将军在五更之前过了董家湾,就不会遭遇巡哨了。”

“董家湾还有多远?”

都头想了想,“还有大概二十五六里。”

陈庆大概了解了敌军巡逻规律,当即立断道:“全军出发,加快速度!”

这名都头的供词果然有用,陈庆抓住三更到五更之间的间隙,迅速走过了二十五里的巡逻路段,再没有遇到游哨骑兵。

天刚亮,郑平便匆匆赶到了李农的大帐,他得到一个消息,昨晚李农的一支巡逻队失踪了,郑平立刻意识到,一定是统领到了,他必须制止李农向上汇报,这件事必须要隐瞒下来,否则被完颜兀术知道,统领就危险了。

李农是冬天围剿陈庆行动中唯一被处罚的将领,其他包括完颜活女、完颜阿卢朴、萧枞等等都没有事,就只有李农被完颜阿卢朴告了一状,说他私通陈庆。

虽然没有找到任何通敌证据,完颜兀术还是以泄秘之罪将他降职为统领,他的五千军队被夺走一半,只剩下三千军队,编为第十三军。

李农遭遇到无妄之灾,心中着实郁闷,整天躲在大帐内喝闷酒。

“昨晚又喝醉了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