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麒麟出现的瞬间,阴鬼内心几乎是崩溃的,差点当场窒息。

她所有的信心都在瞬间崩塌,做梦也想不到楚枫竟然留着如此可怕的底牌。

“三分钟。”

阴鬼只觉心脏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攥紧,充斥着无比强烈的紧迫感。

身穿红衣而死的厉鬼本就非同小可,更何况是在大喜之日又逢大丧,更是怨气深重、法力高深。

可即便是这样的一群红煞,在火麒麟面前最多也只能撑过三分钟。

所以阴鬼下定决心,要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杀死楚枫!

“哗啦啦——”

那迎亲的厉鬼同时飞了出去,空中刹那间便是红袖招展,宛如朵朵艳丽的云霞飘过。在阴森森的白雾中显得格外梦幻,竟有种诡异的美感。

华夏有个成语叫“鬼迷心窍”,虽说是指人的思维不正常、对问题认识不清,却足以见得在古人的认知中,鬼怪能影响人的思维与神志。

红煞一同出手施法,其精神冲击力已几乎化为实质波动,让肉眼看上去虚空都在如波浪般扭曲着。

火麒麟受到排山倒海般的精神冲击,猝不及防之下便有点神志不清的迹象,竟猛然转头,朝着楚枫吐出一股如神剑般的炽烈火浪。

虽说是做出了“痛击友军”这种荒唐行径,可在火麒麟的认知中,它却认为自己是冲着阴鬼发起的袭击……

楚枫眸光一凛,几乎在它张口的瞬间便施展风神腿,身形化作一片模糊残影,席卷着暴风闪避开来。

得亏火麒麟受精神震荡反应略有一丝迟钝,否则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,即便是楚枫也来不及闪避,只能硬扛。

而那女鬼则是眼前一亮,抓住绝佳时机凌空飞掠,手中扫出一片连绵不绝的风月剑气,如屏如扇般向楚枫激射而去。

“哧哧哧——”

每一道剑气都有手臂粗细,宛如柔和皎洁的月光凝聚而成,清辉弥散,当真有若流光般迅捷。

女鬼出招相当刁钻狠辣,抓住完美契机,并凭借对楚枫关键性防御、拆招之剑术的了解,几乎已将楚枫逼入了绝境。

至少以他现在凌空闪转的姿态,根本来不及以剑招抵挡,甚至连回身看一眼催动念力都来不及。

而《万剑归宗》的剑气龙卷虽然攻击范围巨大,但气劲分散之下,又如何能抵挡这般不遗余力的绝杀?

可楚枫的手段又岂止于此?

“三分归元气!”

楚枫断喝出声,气势暴涨,第一个字音尚未落下,左手蓦然拍向虚空,周身撑起如水透明的球形壁障,更有炽烈电芒如龙蛇般跳跃缠绕着。

“当当当——”

成片的风月剑气在壁障上撞得粉身碎骨,发出一连串的铿锵之音,也让壁障在接连不断的“咔擦”脆响中蔓延开大片蛛网状裂痕。

而楚枫业已翻转身形,左臂御气伸手在虚空中一揽,将残破的归元气凝聚为足球大小,一掌打出。

“轰!”

女鬼手中剑光一卷,竟如银白玉盘或皎洁满月,将归元气拦住,在空中炸出绚烂华光,能量风暴四溢。

她眼皮子狠狠一跳,没想到楚枫掌握的绝学竟如此之多!

楚枫将剑锋一扫,抖出一个绚烂剑花,满脸凝重肃杀之色,左手属于身前捏了个剑指。

“锵——”

满地枯枝落叶赫然凌空飞起,发出铮铮剑鸣,刺得人耳膜凹陷作疼,仿佛要破裂开来一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